Blog

comments icon徒步第114天(7月28日)也许这该是最后的一天?

 

今日徒步:19.60公里/12.20英里

累计徒步:3019.78公里/1876.19英里

当日筹款:100.00英镑+780.00元

累计筹款:52,904.46英镑+184,867.34元

昨天徒步的前夜,我和雪琳就从新伊瓜苏至终点里约的路线计划了许久。有人强烈建议我们取国道116或101号公路进入里约市中心,但这两条路线都存在同样的问题:距离超过了40公里,且天黑以后行走极为不安全。更何况我们打算路过马拉卡纳——本届奥运会场馆呢!

1

后来我们研究出第三条路线,比之前两条能少走7公里,并且我们计划当天的结束点紧挨着马拉卡纳。唯一的缺点是需要经过贫民区——我们再三被告诫,若要确保徒步平安,我必须远离贫民区。我们最终决定还是走这条路线,因为我们对别人善意的安全提示不能次次言听计从,否则徒步早就在离开起点布宜诺斯艾利斯时或沿途其他大城市之前便戛然而止了。事实上,我们平安地在之前的112天里走过了2965公里。

2

不走主干道确实增加了风险,旅人往往一脸迷茫的表情,需要不时拿出智能手机对照地图。我则比较幸运,短时间内记忆不错,能够记住主要的地标、地方和街道名字等,若是第二天再问我,我肯定半点也想不起来,但当天记忆绝对没问题,我的这一点长处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3

我首先向圣荷奥·里约·梅里蒂进发,走在狭窄的街道上,我渐渐明白了为什么人们叫它”美洲蚁丘”,这里是美洲大陆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之一,我喜欢边在小镇窄窄的街道中穿行,边看镇上的居民忙于生计。由此,这次徒步产生的新体会是,自然很有趣,人性更鼓舞。

4

沿途常有意料之外的景象,有一天我看到街头小贩兜售饰有大卫之星的巴西和以色列国旗。我向来尊重并欣赏犹太文化,因为我从小在纽卡索的盖茨黑德长大,那里有哈瑞迪犹太教社区,世界上最重要的塔木德(犹太法典)学院和我家只隔了几条街。我不清楚为什么巴西会卖这样的旗子,但我在街角看到了犹太教会堂。

5

随后我朝科尔荷诺塔、伊哈亚和茹拉门图镇的方向走,期间所见的穷困景象只能和我去过的印度一些地方相提并论。作为从事社会公益工作的保守党政治家,我总是被沿途地区贫富间的巨大鸿沟所困扰。不平等导致不稳定,但刻意而为的平等的反而制造贫困。许多国家采用的方法是着力投资教育、鼓励人们为理想而奋斗,但就我徒步亲眼所见,事实并非如此,为什么这么说呢?

6

因为我遇见的人都很开心,虽然翻遍口袋可能也掏不出几个钱,但他们拥有无价的社会资本,单单从他们之间快乐的问候就能看出来,他们互相关心,对彼此的生活饶有兴趣。住在富人区的有钱人却常常愁眉不展,因为他们留给彼此的时间少得可怜。富人关心国家大事,却往往忽略了近在咫尺的邻居,他们开车或在高档商场购物时总是气鼓鼓的。因此我也学到了一个新的观点:无论贫富、老幼,我们各自都有闪光点。就像老话说的: “没有人能够面面俱到,但我们联合起来就能应有尽有。”

7

我走到德尔卡斯提罗时,雪琳也赶到了,她前面在和前来报道徒步最后冲刺的巴西《环球报》记者协调时间。我深深佩服雪琳导航的天赋,在这般拥挤狭窄的街道中,她甚至连个电话都不用打,就能迅速在途中找到我。然后我们同行,她开车,我走路,在迷宫般的马拉格拉卡, 雅卡雷·莫罗·文特路上前进,到达阿万尼达·马雷卡·荣敦,最后终于走上了通往马拉卡纳奥运场馆的路。

8

我以为奥运会场馆会像伦敦当年一样,几英里开外就开始封道,但出乎意料的是,我们畅通无阻地走到了场馆,场馆外的一条环形跑道被频繁使用,天已经黑下来了,但路上全是人。

9

雪琳停好车,我检查了手机上的计步软件——39.9公里,比我们预测的距离要长,可能是我途中转错了几个弯的缘故。全程算下来已达到3000.18公里,我们非常激动,在里约奥运场馆外就超过了预计的3000公里总里程。雪琳麻利的拿出了庆贺徒步里程的背景板,把徒步距离更新成了3000公里。

10

激动之余,我们心头泛起了一丝丝的伤感:早知道今天在里约奥运场馆外能突破3000公里大关的话,我们就该把这儿当作徒步的终点——完美的地点,完美的时刻!计划路线时,我们把最后的15公里留给了基督山,计划周五时在基督山山脚下庆祝徒步结束。现在看来,真应该今天就结束的,在极具纪念意义和激动人心的时刻为徒步画上句号,该是多么棒的体验!

11

翻译:李琳

校对:叶葳、雪琳

编辑:孙寞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