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omments icon【贝茨勋爵日志】2017徒步倒数1天(7月19日)——那些在徒步前想说的话

 

“和平是无法通过武力来维持的,只能通过理解来实现。”

——艾尔伯特•爱因斯坦

在长途跋涉中总有不可预知的变数,故很多事情会难以掌控,虽然有很多变数,但是有些变数往往使事情变得更好。

在徒步中,有三件事你是可以掌控的,那就是徒步的时间、地点以及原因。基于这三点是我们可以掌控的,雪琳和我反复斟酌决定如下:
首先,我们选择7月20日(周四)作为徒步开始的日期,即使在这一天只走短短的几英里。

这一天是议会开始休假的日子,议会工作将会中止六个星期。人们认为政客暂别政治休息六个星期时间太长,太不值得。但这种想法错过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样一段时间的休息其实也是为了给人民一个从政客那里休息的机会。我是一名政治家,我对我的政治事业充满热情,但我也认为已经做了太多的政治。休假期间,好好享受一下吧!

第二个选择7月20日作为我们徒步起始日的原因是,这一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什么?你确定你说的是结婚纪念日?结婚纪念日难道不应该带你的心爱之人享用一顿美好的晚餐或者在酒店度过浪漫的周末吗?” 当然,确实该这样。但是,雪琳和我相识于从希腊到伦敦的为奥林匹克休战徒步期间,7月20日,也正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奥林匹克休战启动日,我们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举行了婚礼,就在那一天,我们创立了为和平徒步慈善基金会,我们希望在今后的十年,徒步1万英里(1万6千公里),筹集一百万英镑善款,以此来推动促进和平、增进和谐的公益事业。就像我从事政治,雪琳从事商业那样,慈善徒步成为我们共同生活的一部分,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而“和平”是我们为之努力的终极目标。

其次,在哪里开始?我们原本计划从威斯敏斯特议会开始,今年3月22日那里发生了一起恐怖袭击事件,造成5人死亡,超过50人受伤,其中一位受害者还是我认识的私人朋友,事件发生的当天其实我就在威斯敏斯特。因此,当徒步开始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我们觉得,我们要和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们站在一起,去战胜以暴力的方式带给人民的的危害和恐惧,所以我们从伦敦最近一次发生的恐怖袭击的地点——坐落在北伦敦的芬斯伯里公园清真寺那里开始。在那里,6月19日,一个恐怖主义者驾驶车辆闯入一群刚刚祷告完的信徒中,造成1人死亡11人受伤。这是我们计划开始的地方,然后途步经过伦敦桥和博罗市场,到达在6月5日造成48人受伤、7人死亡的另外一个袭击地点,之后,沿着南岸穿过威斯敏斯特桥到达议会广场。

第三,为什么徒步?这很容易解释。雪琳和我看到在曼彻斯特和伦敦桥事件之后,英国红十字会为了支持受难者和他们的家人而发起了一个基金——英伦同心慈善基金,这启发了我们此次徒步穿越英伦四岛首府城市的想法(伦敦、卡迪夫、途径曼彻斯特,到贝尔法斯特和爱丁堡)。这是继2015年,我们为中国红十字会从北京到杭州徒步1,000 英里/1700公里之后,第二次为红十字会徒步行走。在我看来,红十字会是人类在面对各种不人道主义行为带来危害的反应最快的机制。在今后漫长的徒步中,我会讲述他们的故事,相信你将会深受鼓舞。

以上,就是我们这次徒步的背景介绍。我们决定,2017年7月20日,从芬斯伯里公园清真寺开始,为英国红十字会英伦同心慈善基金募集捐款。

准备好了,出发……

 

文 / 麦克·贝茨勋爵

翻译 / 陈彩,洪幸子

编辑 / 赵超

总校对 / 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