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omments icon【贝茨勋爵徒步】2017徒步第5天(7月24日)——“压力山大”到迎来曙光

 

今日徒步: 22.70 英里 / 36.50公里

累计徒步: 61.60 英里 / 99.10公里

今日捐款: 1279.60 英镑

累计募捐: 1987.50 英镑

记住,把双手放在口袋中,是难以攀登上成功之梯的。

——阿诺·施瓦辛格

经过周末的休整,重新回在路上总算是宽慰了我内心的挫败感。在徒步刚开始的几天,我常常会感到焦虑,因为徒步目标和捐款目标就像一座大山压在我的身上。

我从伦敦坐火车重新回到了温莎,一路上脑子里不停在想:这都第五天了,我才走了38.9英里”。事实上,你越盯着眼前的万丈高山,就愈发觉得它难以攀登。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继续向上爬。

我在温莎城堡正式开启了第五天的徒步,尽管我已经先从温莎伊顿河边火车站(RiversideStation)徒步到这儿了,我还是想从这座宏伟的城堡前出发。温莎城堡作为皇室府邸已经有1000多年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亨利一世时期,是欧洲现存历史最悠久的皇室宫殿。

这次徒步也为了表明,在英国,将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的除了英语以外,还有皇室。如果用“很受欢迎”和“很受爱戴”这样的词汇,都不足以表达人们对皇室的深厚感情。

当今的英国女王是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她已经在位65年了。尽管今年已经九十一岁高龄,伊丽莎白女王仍然坚持自己工作,比如招待来访的宾客,与新上任的各国驻英大使会面,处理大量上议院递交的文件。因为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的影响力,英国皇室越来越受欢迎。特别是可爱的乔治小王子,他的四岁生日照片几乎占据了当天所有英媒的头版。

我知道一些国外的朋友想不通为什么英国会保留这样一个落后的传统——国家元首是世袭的,而非选举产生。我常常回复说,这是因为实用主义深深扎根于英国社会。换句话说,既然皇室的存在并没有坏处,那为什么要去改变它呢?英国人不信任激进的变革,声称这是完美的解决方案。还有一个重点是,皇室的存在是由民意决定的,并不是绝对的君主专制。在1701年,英国议会通过了《王位继承法》,这一法律巩固了人民与君主之间的关系。它与所有的法律一样,议会可以在任何时候对这一法律进行修改。

我们可以从英国内战(1642-1951)找到佐证。英国内战开始于查理一世拒绝接受议会通过的一些法案而解散议会,于是以奥利弗·克伦威尔为首的议会军与王军展开了战争,内战最终以王军的落败告终,国王也被送上了断头台。奥利弗·克伦威尔作为军事独裁者高效地统治了英国六年,直至1658年去世。他去世后,英国人民邀请了查理二世继位,同时议会对《王位继承法》这部宪政文件进行了新的修改,继续用它来具体限制国王的权力。

咦,我到哪了?哦,在温莎古堡的外面,正在去雷丁(Reading)的路上。我走出了温莎,经过了福德(Twyford),然后去雷丁,在那儿有个惊喜正等着我。今年三月,雪琳与我被华为公司邀请,与他们的员工分享了我们徒步中国和南美的经历。我们交流非常愉快,令我难忘。这次,他们从社交媒体上得知我的徒步将经过雷丁时,便主动邀请我是否可以到访在雷丁的华为英国总部,在那儿结束今天一天的徒步。

那真是个不错的终点,我们受到华为三十多名员工的热烈欢迎,我们到达时已是晚6点,他们是特意留下来等待欢迎我们。让我感动至深的是他们为我特地准备了中国的姜茶,说可以帮助大大缓解我的疲劳。我们坐下来聊了会儿天,他们给我们提供了一些住宿方面的建议。但这些住宿的地方都很贵,我们没好意思说,最终我们找了一间不错的乡村旅馆——布克旅店,它位于卡雷迪村子里,正好是我明天徒步路线上的一个点。

最后还有一个好消息——一位中国朋友、成功的企业家周利达先生给我们的徒步捐赠了1万元捐款,他还给我们发了一条很棒的鼓励消息。

现在,我已经走了超过60英里,并且已经筹得大约2000英镑善款。突然间,压在身上的那座大山似乎已经不像昨天那样高大得不可逾越。

原文 / 麦克·贝茨勋爵

翻译 / 李敏杰

翻译校对 / 刘艳琴

微信编辑 / 李念容

总校对 / 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