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omments icon【贝茨勋爵】徒步第44天(2017.09.01)——走向终点爱丁堡的最后一英里

 

今日徒步: 18.40 英里 / 29.60 公里

累计徒步: 636.10 英里 / 1025.00公里

累计募捐: 过五万英镑,等待最后统计结果,会尽快公布捐款清单鸣谢捐赠单位及个人

2017年7月20日下午4点,我和雪琳从伦敦芬斯伯里公园清真寺出发,计划在45天徒步625英里/1000公里,途径大不列颠的四大首府,为英国红十字会的英伦同心慈善基金筹集五万英镑善款。
2017年9月1日下午4点(即44天以后),我们终于抵达了终点——爱丁堡苏格兰议会大厦,我们途径卡迪夫、曼彻斯特和贝尔法斯特等几个主要城市,一共走了636英里/1024公里,圆满完成了为英国红十字会募集五万英镑善款的目标。
大功告成!但是……如果没有这300多位慷慨解囊的捐款人,如果没有我们身后的翻译及编辑团队的努力,既定的目标是难以实现的。我们每踏下一步,都有亲人好友通过社交网络等途径加油助威。他们捐赠的每一笔款项都将被英国红十字会转化成了真切实在的关切和帮助,来抚慰伦敦和曼彻斯特恐怖袭击中的受害者。

这最后的一英里徒步可谓真正的“皇家一英里”。“皇家一英里”大道的两端是爱丁堡城堡和荷里路德宫(英国女王在苏格兰的官方行宫),而徒步的终点苏格兰议会大楼就在宫殿对面。
徒步中的每一天都能让我学到不少/徒步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过去的徒步经历教给我:要为最后的冲刺多预留出一点时间。当人们满怀期待在终点迎接你时,如果你不小心走错路迟到了的话,就会让这些热情的朋友们为你担忧或略感失望。

“冲刺”时间太仓促会让我力不从心,因为我的步行速度只要稍稍超过每小时3英里的话就会让我的心脏负荷过重。要是一路狂奔上坡,匆忙赶在下午3:15前到达城堡的话,我的心脏就会“抗议罢工”,那时就会很尴尬了。

为了避免上面这两种情况,我上午8:30就从利文斯顿出发向终点“冲刺”。在这徒步的最后一周,我感到不同寻常的平静。这种感觉难以名状,形容一下的话,就像是马拉松选手历经千辛万苦后终于发现终点触目可及,刹那间一切痛苦、焦虑、脆弱干都烟消云散了。
当然这种奇异的平静感仅限于我,而雪琳则是不达成捐款目标就绝不罢休。为了实现目标,她可谓是废寝忘食,最后几天她每晚工作到凌晨三点才肯休息。一周前,我曾经建议把捐款目标从五万英镑降到三万英镑,因为三万英镑对我来说已经是非常可观了数目了,但是雪琳怎么可能妥协呢?她反问我:“那你会愿意把承诺的625英里/1000公里一下砍到400英里/640公里吗?” 我迟疑地答道:“我不愿意。” “那么我也不能轻易放弃我承诺的五万英镑筹款!” 商讨结束。
今天风和日丽,极适合沿科尔德河谷徒步。我在中途看到了新昆斯费里大桥那高高的桥塔,女王将在周一为这座新渡桥剪彩。看到这些沿途美景,我知道这徒步最终日的最后18.4英里一定会走得轻快不已。我经常会回想起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慈善徒步,从起点到终点威勒姆全程一共16英里/25公里,那一年我只有15岁。当时的我走过10英里/16公里之后,我实在一步也挪不动了,最后不得不放弃而让别人把我从中途接走。当然,由于年龄的不断增加衰老,我承认人的体质会变得越来越弱,但是人的意志会变得越来越坚强。下午3:30,我们从城堡出发,走在皇家一英里大道上,令我惊讶的是我们花了30分钟才走到苏格兰议会大厦,而不是我原先估计的20分钟。后来我查核了一下才发现:在英格兰的“一英里”通常是1.609公里,而在苏格兰的这个“皇家一英里”,其长度却是1.81公里。在爱丁堡城堡加入我最后一段徒步行列的有从珀斯特地赶来的香港老侨陈房安,陈志辉,陳长有先生,有从格拉斯哥赶来的周霄飞副会长,有在爱丁堡大学工作的浙大校友胡玉华女士和福建青年协会的薛瑞勇会长,而这一切的发生,都是由英国浙江联谊会的另一位会员郭惠杰女士召集安排的,她是一位成功的商业女性,在爱丁堡创立汉语教育中心并从事商务咨询,今天给了我一个惊喜——组织欢迎我们抵达终点的庆祝仪式。

我们到达苏格兰议会大厦时,见到了二十多位华人华侨和学生举着欢迎字幅在那里等候迎接我们,他们在郭惠杰的组织安排下井然有序,掌声、欢呼声此起彼落。这一切将我的记忆带回了7月21日的伦敦议会广场,那一天也是英国浙江联谊会组织的华人社团为我们送行,令我们难以忘怀的感人时刻。

或许有些英国朋友会认为,华人社团获得的赞赏是否有点过多了,但我的这些记录只是真实的记录:

为英伦同心慈善基金募集的5万英镑善款中,超过90%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朋友。

每一天,雪琳组织的一个10人后援小团队孜孜不倦地翻译这些博客,并且添加配图编辑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一般在英国,这些博客的日阅读量有十几个就很不错了,但我欣喜地看到,在中国有成百上千的人阅读我的博客日志。

应红十字会苏格兰代表史蒂芬之邀请,我们拍了一组照片留影,用这样的方式为这次慈善徒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是再合适不过了。

最后,我还想衷心表达谢意献给一位特别的女士,那就是雪琳。千言万语难以表述,没有她的持之以恒的照料、支持、鼓励和组织,我不可能完成这次慈善徒步。每一天她的足智多谋和无私奉献都让我倍感惊喜和感动。每一天她都将一个个不可能变成可能。谢谢你——雪琳!

原文 / 麦克·贝茨勋爵

翻译 / 洪幸子,陈彩

翻译校对 / 刘艳琴

微信编辑 / 赵一凡

总校对 / 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