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omments icon【贝茨勋爵】徒步第38天(2017.08.26)——冰火两重天

 

今日徒步: 22.20 英里 / 35.80 公里

累计徒步: 555.30 英里 / 895.00公里

今日捐款: 30.00 英镑 +  66.66元

累计募捐: 12,093.09 英镑 +  91,538.66元

 

在足球场上有这样一句话(我很乐意在这篇日记结尾的时候再聊聊足球这个话题):当一支队伍在上半场表现不尽人意,下半场却逆袭取胜,成功来得太快,让人措手不及,感觉简直是“冰火两重天”(a game of two halves),反之亦然,今天我的徒步也是这么个情况。

前半段徒步异常顺利,我从梅登斯的一个小渔村出发,沿着A719号公路经过卡尔津城堡,继续顺着B7023和B7024到达卡尔罗伊,进入了阿洛韦。沿途欣赏安静秀美的村庄风景,享受着凉爽宜人的天气,往来的车辆还并不多,此时的徒步绝对是一种享受。不知觉中,我的脚步渐渐轻盈,走得似乎也更轻快了。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埃尔郡的阿洛韦,这个城市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是著名的苏格兰之子——诗人罗伯特·彭斯的出生地。1759年,罗伯特·彭斯在一个小农舍中降生,却在37岁就英年早逝。他对苏格兰文化的影响巨大,让人称涌至今。此次访行,受罗伯特·彭斯的启发,我的发现颇丰:

首先,罗伯特·彭斯出生于一个贫困家庭,他一直住在父亲亲手建造的小农舍里。他的父亲是一名勤勤恳恳的农民,这也是罗伯特理想中的未来,他确实也在地里劳作终生。和别的农民不同的是,彭斯创作了大量的优秀民谣和诗歌。他的一生三次被幸运之神眷顾:第一次是当地的老师约翰·默多克发现了罗伯特在语言上的潜力,教给他法语和拉丁文。第二次是他与理查德·布朗船长的结识,船长惊艳于彭斯在诗歌创作上的才华,鼓励他继续追逐梦想,轻易不言放弃。彭斯因此大受鼓舞,努力创作,终于得到了既是大诗人又是剧作家的学者沃尔特·司各特赏识,他被引荐进爱丁堡文学圈,作品得以出版,从此扬名世界。

第二,彭斯的作品在俄国备受追捧并奉为“人民诗人”,时至今日,他的译作仍在俄罗斯畅销。

不熟悉彭斯作品的朋友可以试读下面这首小诗:

“但欢乐恰似漫漫罂粟花,

拽紧它,纷纷花瓣老;

或似雪花簌簌落河上,

弹指间,琼芳化乌有。”

——选自《汤姆・奥桑特》1790

然而对于我来说,今天后半段的故事就没那么诗情画意了。我又一次踏上交通繁忙的A77快速公路,呼呼的大卡车时时擦身而过,走得我神经高度绷紧,路上我被警察截堵,告我走这条高速公路太危险,他们收到电话劝告建议我走其他道路,但我实在别无选择。我继续向前,走着走着居然又迷路了,我找不到公路的出口,也没法离开这条公路,更没法找到我们在B739公路边订下的民宿客栈。最后多亏雪琳从“寻找朋友”软件上查到我的位置前来救援,她由一条穿过森林野道走上A77公路找到我,给我指路我终于安全地走到了今晚的住宿。

一回到下榻的民宿客栈,我就迫不及待去查看球赛比分。原来在我迷路时,纽卡索联队已经实现大反转,领先西汉姆联队3分,赢得了本赛季首个赛点。

原文 / 麦克·贝茨勋爵

翻译 / 陈彩,洪幸子

翻译校对 / 梁珍

微信编辑 / 李念容

总校对 / 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