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omments icon【贝茨勋爵】徒步第36天(2017.08.24)——团队合作

 

今日徒步:26.20 英里 / 42.10 公里

累计徒步:522.30 英里 / 841.80 公里

今日捐款:50.00 英镑 + 299.00 元

累计募捐:11,763.09 英镑 + 88,872.45 元

在我看来,一个合作团队的定义应该是这样:作为整体,其作用应远远大于个体的总和。听上去可能有点深奥难懂,这其实是亚里士多德对于“协同作用”的解释,但我认为对于理解“团队”同样适用。独木不成林,单弦不成音,雪琳和我一直以来就是一个默契的小团队,我们彼此依靠,甘苦与共。

作为团队中的一份子,其中乐趣就在于你可以自由地专注于自己的专长。例如我,现在就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徒步行走中,而雪琳则专注于处理好其他的事务——规划每天徒步路线及里程、预定当天住宿、控制预算、记录每天的里程数及捐款,提供我们所需的医疗、食物和饮品供给,管理我们优秀的翻译团队,保持与中文媒体的联系,联系各方捐款人士并及时感谢,查看并治疗我因长途跋运动造成的损伤,还有沿途拍照、影视记录等等。


接下来,让我来说说今天发生的事儿:

这是我们来到苏格兰的第一天,其实在心底里,我们还在怀念着在北爱尔兰的美好时光。我从苏格兰凯安雷恩港出发,向东北方向沿A77公路就可以一直走到格拉斯哥,沿路道路基本修葺良好。好的一面是:这大大降低了我迷路的几率,而不太方便的是:卡尔雷恩港是一个极其繁忙的交通枢纽港,它位于北爱尔兰和苏格兰之间的交汇处,两者之间相距约20英里/32公里。

这意味着A77号公路上,重型大卡车川流不息、一辆辆双向飞驶、络绎不绝。这条狭窄的道路南通埃尔郡海岸,迂回曲折,只有在通过小村庄的时候会有一小段人行道。连续徒步了26英里/42公里,每时每刻都有重型大卡车擦身而过,这一天走下来,我简直快要头痛欲裂了。

今天徒步中的关键就是要尽量努力与卡车司机保持眼神接触,唯有如此,他们才会意识到我的存在而减速慢行,让出些许空间。一旦没有这样做,我就不得不跳到路边的沟里或者荆棘丛中避开他们。我联想起去年我在巴西走了大约长达500英里/800公里的BR116公路,因为死亡、意外事故及绑架事件的高发,BR116公路被称为通往地狱的高速公路,是世界上最危险的道路之一。

虽然A77公路与BR116不能相提并论,但是能对自己安然无恙抵达格文外的森林湾民宿客栈,我还是感到松了一口气,绷紧的神经终于有了片刻的休息。

刚进房间,雪琳就让我看《每日快报》的头版头条文章——《行走能够延长你的寿命》,我的回答是我同意这个观点,但前提是你不要被沿路的大卡车反复折腾。

在A77公路上躲闪卡车时,公路上一个用西里尔字母(即斯拉夫字母)写的指示牌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好奇之下,我跟着指示牌来到了一处为俄国巡洋舰“瓦良格号”建造的巨大的十字纪念碑。瓦良格号在1920年在莱德福特的一处干草滩上搁浅,这几乎是一百年前的事了。根据纪念碑的记述,这艘军舰在1904年日俄战争中的济物浦(当时中立的朝鲜港口)一役战功赫赫。

 

这听起来十分有趣,我却有不少疑问:究竟为什么要让瓦良格号1920年在地球另一端的苏格兰海岸线上搁浅?又为什么会在英国的土地上建造一座纪念俄国海军军舰的纪念碑?于是我上网查阅资料来了解这背后的故事,真相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令人兴奋: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瓦良格号被运送至利物浦进行改装(当时的英俄两国和二战中一样是盟友关系)。然而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后,俄国提前退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因此皇家海军获得了瓦良格号的掌控权。在拖往克莱德峡湾海军基地的路上,瓦良格号搁浅了。随后它被卖给了一个德国公司作为废料回收。但我仍然不明白为什么在2006年英国还为它建立了一座纪念碑。这件事似乎当时让俄罗斯很是欢欣自豪,也许,这正是英国想要的结果吧。

 

这是我感觉身体非常疲惫,神经高度紧张的一天,即使如此,我仍在A77公路完成了长达26.2英里/42.16公里的危险旅程。为了表示庆贺,我建议雪琳我们去享受一顿美食——当地镇上有一家炸鱼薯条外卖店,我们买了用报纸裹起来的鱼和薯条,悠闲地坐在海边的椅子上,远眺海港美景,用健怡可乐干杯庆祝这美好的一天,以及我们默契圆满的团队合作。

 

原文 / 麦克·贝茨勋爵

翻译 / 陈彩、李敏杰

翻译校对 / 梁珍

微信编辑 / 赵一凡

总校对 / 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