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omments icon【贝茨勋爵】徒步第32天(2017.08.20)——欢迎来到贝尔法斯特

 

今日徒步:24.60 英里 /  39.50 公里

累计徒步:467.70 英里 / 754.00 公里

今日捐款:100.00 英镑 + 5,002.00 元

累计募捐:9,688.09 英镑 +  76,557.45 元

 

今天完成24.60英里/39.50公里的徒步着实不易,这是我迄今为止徒步日里程排列第二位的一天。当我走到今晚在班布里奇郊外的民宿客栈时,眼前的风景着实优美,顿时一切疲劳都烟消云散。 远处的莫恩山绵延起伏,将日落余晖掩映出来,这一片诗情画意的景象,令我陶醉不已。

能够再次回到北爱尔兰徒步,真是太好了。我们上次来这里是在2013年,雪琳和我为拯救儿童基金会募捐筹款帮助战乱中的叙利亚儿童,我从伦敦徒步到北爱尔兰的德里曾途径这里。那次徒步旅程,让我们深切感受到了北爱尔兰人(尤其是在恩尼斯基林和德里)的热情与好客。这一次,我们计划徒步从南、北爱尔兰交界点出发,从北爱尔兰东部境内最南处出发北上走到北爱尔兰首都贝尔法斯特的国会地点。我们离开了英格兰,乘搭飞机首先到达的是贝尔法斯特,再从这里转去徒步出发点。

抵达贝尔法斯特的时候,天色渐晚,我们决定先去史密斯菲尔广场附近吃点东西。在这里,美妙的音乐烘托出融洽的氛围,四周是令人惊艳的壁画,时不时能听到户外酒吧传来的阵阵欢声笑语。我们被凯利的酒窖/莫恩海鲜酒吧里美妙的音乐深深吸引驻足。这是一个传统的爱尔兰啤酒吧,酒吧里播放着一支叫做“拥有你”的乐队的音乐。的确,音乐有这样的魔力。

我认为音乐是连结人类的伟大的文化纽带之一。正如语言一样,每一个社会群体都开成了自己独特的语言风格和语言工具。但同语言不同的是,音乐不需要解读,就能走进每一个不同的个体。事实上,器乐演绎越多,就越不需要声音的介入,而人和人之间的联系就会越深入,因为不管你是否理解这首歌的语言,音乐本身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有吸引力的。

有人曾说过的:“当语言辞藻无法表达时,唯有音乐道尽说明。”如果听一听沃恩·威廉斯的《云雀飞翔》,或者儒勒·马斯内的《沉思曲》,或者巴赫的《F小调钢琴协奏曲》,又或舒伯特的器乐版《圣母玛利亚》,任何一个听众都会为其打动。

并不只有音乐拥有这样跨越语言与地域去感染人的能力,其他那些创造力十足的艺术,如舞蹈、绘画、雕塑同样也可以,虽然它们中的一些需要说明。另外,体育也可以建立起非言语沟通的联系。这让我回想起自己11岁时,曾对一个前苏联的体操运动员奥尔加·克尔布特深深痴迷。

当时在1972年的慕尼黑运动会上,那个时候是冷战的高潮时期。我家刚装上了彩色电视,那时的我们都很害怕苏联人,但奥尔加·克尔布特在平衡木上的完美表现却赢得了全世界的喝彩。当时年幼的我甚至都幻想如果苏联人民让奥尔加·克尔布特替换了他们的总统勃列日涅夫的话,苏联都不需打仗就可以掌控全世界,当然后来纳迪亚·科马内奇(罗马尼亚选手)的横空出世遮盖了奥尔加·克尔布特的光芒。

我认为还有一种意义更加深远的方式,可以让我们所有人类相互沟通,那就是——大自然。

我们不需要学习某一种语言来欣赏日出日落,繁星当空,潮涨潮落,雪山之巅,珊瑚之礁以及葱郁山谷。鲜花的美丽不需要用语言去解释,清晨的鸟鸣也不需要用乐理知识去理解。这一切都是自然的联系方式,我们生活在一个隔阂太多,交流太少的世界。人们越多关注那些非言语的事物,那么彼此之间的言语交流就会越来越多。

原文 / 麦克·贝茨勋爵

翻译 / 陈彩 李敏杰

翻译校对 / 刘艳琴

微信编辑 / 李念容

总校对 / 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