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omments icon【贝茨勋爵】徒步第29天(2017.08.17)——

 

今日徒步: 22.30 英里 / 35.80 公里

累计徒步: 409.90 英里 / 661.00 公里

今日捐款: 0.00 英镑 + 710.00 元

累计募捐: 9,322.09英镑 +  69,303.45 元

 

从地图上看,从博尔顿经过A675公路到普勒斯顿只有21英里/33.8公里,一天走完这样的里程并非我的最好成绩,然而事实上,却是我发挥最好的一天,我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首先我起了个大早,7点半就已经整装出发。

今天天气晴朗,云卷云舒,凉风习习。

一路上人行道铺设得很完善,无处不达。

我竟然在今天的全程35.80公里徒步中一次都没有迷路。

一路爬坡走到兰开夏郡山丘,这里风光旖旎,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欣赏普雷斯顿市的别致风光。

宁静的乡间小路(多芙和高恩路)风光优美,一路上山峦起伏,蜿蜒曲折,我从这里取道格雷格森路,风景是如此别具一格。

下午4点我就完成了今天的徒步里程,我在普雷斯顿市找到一家星巴克,悠悠然地开始写我今天的徒步日志。

在英国,今天可是中学高考成绩公布结果的日子,是决定是否能进入理想大学和专业的日子,辛勤的汗水终将浇灌出丰硕的果实,改变人生的机遇就在眼前,当然也或许就此失去。

我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因为我没有参加过高考,我读的是初中参加的是普考,考试使用单一评分系统,我的考试各科成绩结果刚好可以拼凑成一个单词——“软糖”(F-U-D-G-E),大家知道啦,在这个体系中,“A”代表优秀,“C”代表及格,“F”表示不及格,而“U”表示没有成绩。即便如此,我内心依然为取得优秀成绩的学生们感到高兴,因为我始终对优质的教育成果充满激情。

或许这听上去有点奇怪,但是这份热爱和我对体育运动的感情并无两样。尽管在体育运动上,我获得的唯一一块奖牌是为了表彰我完成了有48000人参加的“大北跑”(半程马拉松),那次我的成绩排名第35,648,本来我有望成为第37,647名,但临近终点线的时候,我前面的两个跑手忽然开始争取最后的胜利,活脱脱成了哑剧中二人合演的一匹滑稽马,我完全没有办法超过他们。

回到卓越和教育:因为不同的原因,今天公布的两个成绩抢占了头版新闻。当然,所谓的“不同”其实也差距不大。

第一条消息是,兰卡斯特郡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马拉拉·尤瑟夫高考成绩优异,被牛津大学录取。在我的生命中,我见过无数了不起的人,而马拉拉是最令人鼓舞的榜样:

2012年10月9日,那时马拉拉还只是巴基斯坦斯瓦特山谷里的一名15岁女生,当时,她正在放学回家的校车里,一个塔利班男人手持枪械(是的,居然可以随身带枪!),跑上了车,因为扭曲的宗教信仰不允许女孩有上学的权利,他居然走向马拉拉,朝她两次近距离射击,其中一颗子弹穿过她的头部卡在脖子里。她被丢弃在那里等待死亡,幸运的是,她并没有。

马拉拉被送往伯明翰的伊丽莎白女王医院接受治疗,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她先后接受了多项手术,包括长达5小时之久的头骨重构手术和人工耳蜗植入以恢复听力。康复后马拉拉到当地的一所学校上学,她被邀请到联合国大会上发表演讲,成为争取世界女性教育权利而闻名的社会活动家。2014年时,她和凯拉什·萨蒂亚尔希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马拉拉的事迹深深影响了成千上万的女孩,让她们有勇气去反抗邪恶势力的威胁、维护自己接受教育的权利。袭击马拉拉的人正在巴基斯坦监狱里接受应有的惩罚,我希望他可以意识到,他的恶行不但不会吓得女孩纷纷离开学校,反而会让更多的女孩勇敢地踏进学校。马拉拉是无数人的英雄,当然也是我的英雄——我为她感到自豪。

当然也有一些令人伤感的故事,比如乔治娜·卡兰德的经历。她是兰卡斯特郡(离我今天住的酒店大概6英里远)雷兰镇朗沙中学的学生,一向成绩优异。乔治娜从12岁起就梦想成为一名儿科医生,她申请了儿科本科专业。5月22日那天,她去曼彻斯特体育馆观看爱莉安娜·格兰德的演唱会,不幸遇害。犯下罪行的恐怖分子有极度扭曲的宗教观,他居然坚信女人听流行音乐就该被杀。今天是高考放榜的日子,乔治娜本有机会查看结果——她被大学录取了,是她向往的儿科学。她的母亲伤心欲绝,一病不起。

对于马拉拉的事迹,我们或许可以解释前因后果,但乔治娜的故事呢?我们应如何去解释为什么她遭此不幸呢?我希望能找到答案。也许莎士比亚已经告诉我了:“世事无常”。我们往往在寻找那些可以理解的事例,而忽略了那些难以解释的。

 

拥有希望是人类的天性,马拉拉·尤瑟夫通过她自身的经历和作为让世界再一次确信希望是存在的。我想说,从乔治娜的故事里,我也看到了希望,她想要帮助儿童的梦想也将激励更多人为儿童医疗这一伟大事业做贡献。

原文 / 麦克·贝茨勋爵

翻译 / 陈彩,洪幸子

翻译校对 / 梁珍

微信编辑 / 李念容

总校对 / 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