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omments icon【贝茨勋爵】徒步第26天(2017.08.14)——走向曼城的反思

 

累计徒步:373.3 英里 / 602.2 公里

今日捐款:373.71英镑 + 3702.00元

累计募捐: 9272.09 英镑 +  65,393.45 元

现在我们已经徒步到达了曼彻斯特,完成了徒步总里程625英里/1000公里中的373.7英里/602.2公里,徒步至今已经过去了25天,还有20天需要再接再厉。虽路漫漫其修远,吾必竭尽全力而前行。

同时,雪琳已经为英伦同心慈善基金募集到了17,080英镑的善款,这让我感觉喜出望外。在我的生命中,她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对此我时常心怀感恩。

比较之前我走到布里斯托后做了第一阶段的总结和感想,我想就此第二阶段也继续拓展做一个总结:

在从威尔士走到英格兰的曼城这个第二阶段,住宿方面我们最喜欢的地方是在爱彼迎(Airbnb)上订的布莱克默民宿,它位于利陶町的布莱克默,与之不相上下的,是威尔士卡迪夫的帕尔森夫妇——罗布和黛的家。

最美好的参观之行在位于特尔福德的中华艺术文化中心。

感到最欣慰的时刻,是纽波特的麦当劳经理露易告诉我:“您丢失的拐杖找到了!“

最喜欢的一段徒步路线是斯塔福德郡和斯托克之间的特伦特-默西运河之畔。

最喜欢的片刻停留,要数斯塔福德郡斯通的小酒馆。

最实惠的午餐是在格洛斯特郡纽恩特的意大利餐厅,我们花了2.5英镑就享用了一顿培根面包配茶。

最美景色在柴郡的乡村,当时我走到马顿,一个人坐在圣詹姆斯保罗教堂外的木长凳上,放眼望去四周山峦起伏,美不胜收。

最美乡村当属伍斯特郡的昂伯斯利。

最棒的晚餐是马克和克莱尔·梅比夫妇在他们家招待我们的晚餐,我真想给马克颁发一个“见义勇为奖”!

最发人深省的会谈,当属在斯塔福郡和刘凯博士及新毕肯集团的朋友们一起就教育问题近行探讨。

最令人深思的标语,是阿尔德利埃奇女校的“与其空有志向,不如奋力追求”。

最喜爱的歌是我iTunes歌单里加布丽尔的《上升》。

最意想不到的善意之举来自于纽波特卡车司机两英镑的捐赠。

(如果今天的日记让你感觉愉快、心满意足,那么可以先读到这里,明天我们继续。)

曼彻斯特是我们这次徒步中计划访问的五大城市之一,它之特殊在于这个城市并非首府。我们来到这里,是因为五月份在曼城体育馆发生了耸人听闻的恐怖袭击,而我们此次徒步的目的就是为英伦同心慈善基金募集善款,帮助英国红十字会为那次恐袭中的受难者和幸存者提供援助。那是一次有预谋的恐袭,恐怖分子特意将参加流行音乐会的女性(女孩和母亲们)纳入了攻击目标。

有时候,这种举动被我们形容为“有如禽兽”,但我不认为在这个星球上,还有哪个别的物种会如此随机且残暴地将攻击目标故意对准自己的族群,尤其是他们的领地或者社群地位其实并未受到任何威胁。事实上,在动物世界,最富有攻击性的雄性行为往往是为了保护它们的女性和孩子。

因此,我们应该扪心自问,在一些男性人类群体中,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让我们那么容易变得邪恶无情?无论是2017年的曼城恐袭、还是2012年美国康涅狄格州的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 一个男子射杀了教室里20名只有六七岁的孩子;或是在刚果(金)和南苏丹的战争中,强奸这一残酷的行为竟成为普遍而有计划实施的武器;又或关岛—— 一个有160,000人口的太平洋小岛,与北朝鲜领导人并没有任何威胁和争执,却要受到来自平壤的核毁灭的威胁。

无论是何种威胁,如果我们想作为一个文明继续生存下去,就需要把它识别出来、连根铲除。我认为一个有可能的解决方案:在社会的各个阶层上选举、提拔出更多的女性领导人,尤其是在政治、军事和宗教组织内。强大的女权意识结合上男性对自身的认识——由于睾丸素和雄性激素等荷尔蒙而激发的竞争、侵略、等级(特权)和渴望权力的男性本能,也许一切将有所改观。

我希望电脑游戏设计师、影视电影制作者们共同协作,对于美化暴力男性行为的作品施行更强的管制。也许这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开始,而社会为此作出努力也只是开始而已,之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原文 / 麦克·贝茨勋爵

翻译 / 陈彩

翻译校对 / 梁珍

微信编辑 / 赵一凡

总校对 / 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