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omments icon【贝茨勋爵】徒步第23天(2017.08.11)——关于中英教育的生动一课

 

今日徒步:21.20 英里 / 34.20 公里

累计徒步:330.70 英里 / 533.60 公里

今日捐款:115.00 英镑 + 300.00 元

累计募捐:8,898.38 英镑 + 52,595.45 元

昨天我全程沿着A449公路走,从伍尔弗汉普顿市中心北上直接走去斯塔福市郊。雪琳再一次展示了她出色的计划能力,找到了一家位置很棒的酒店(快捷假日酒店),就在A449公路边上,离斯塔福市只差3英里,这样一来我把走到酒店作为终点,我在下午5点之前就完成了,这样也让我晚上能腾出时间和在当地的朋友一同聚会交流。

我在路上发现一块有趣的路标,上面写着“轨道大战”。 如今它指的不再是军事战争,而是科技竞争。科技就好比铁路线,苹果系统(Iphone)和安卓系统(Android)正在进行轨道占有率大战,激烈程度与过去的Betamax和VHS的录像带格式不相上下。除此之外,还有火车铁道“宽轨”(2,140毫米)和”窄轨”(1,435毫米)也曾经打得火热。

当时全国没有统一的铁轨宽度标准,导致了各地的火车只能在当地的配套铁轨上行驶。以布鲁奈尔为代表的部分人主张采用宽轨,理由是火车能稳定行驶,从而保证较高车速;以史蒂芬逊为代表的一些人支持窄轨,他们表示宽轨成本过高,造一条宽轨需要比窄轨多占用50%的用地。

终于在1845年,英国铁路测量委员会成立,决定广泛推行窄轨铁路,最终窄轨在世界范围内成为主流轨道,不过至今仍有部分地区还在使用宽轨。

就在今年早些时候,一列来自中国的“义新欧”货运火车从义乌出发,行驶12,000公里,穿越欧州大陆到达大不列颠。这列火车一路上都是沿着窄轨行驶。但到了俄罗斯和前苏联的境内,这些国家的轨道釆用”宽轨”(1520毫米)标准——也许俄罗斯当局担心万一遭逢战争,和西方国家相同的窄轨很容易让侵略者长驱直入,所以他们坚持用和其它国家不一样的铁轨。其实在冷战时期,西方国家倒是很庆幸他们的铁轨和苏联的火车轨道不兼容。

言归正传,我在这里想谈论的主题是教育。

由于昨晚徒步结束得比较早,雪琳和我一起去参观了我们的老朋友刘凯博士在斯塔福的新毕肯集团教育中心,他得知我们的徒步路线之后早就主动邀请我们抵达这里时一定要前往参观,当我们抵达那里时,刘凯博士夫妇和另一位心脏外科专家朱良玮(特地从诺丁汉特地赶过来)已经在等候我们。刘凯博士负责香港新毕肯集团在斯塔福收购的一个占地46公顷的教育中心,旨在交流推广中英教育合作,这是一项宏大的计划,我们相信它有着广阔的前景,衷心祝愿他们早日如愿。

若有人问我最爱的话题是什么,那么肯定是教育无疑,政治和体育都比不上教育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曾经我从政的理想是想成为一名负责教育部的部长,可惜事与愿违,25年以来,政府委命我许多重要部门工作,我几乎在绝大多数部门都担任过部长职务,唯独没有涉及教育部门。

参观之后刘凯博士邀请了好几位教育界精英和我们一起共进晚餐,地点在斯塔福一家名为“东方明珠”的中餐馆。新毕肯集团的马克·梅比教授(微生物学家)、黄岳麓博士、范雪娟博士(新毕肯集团研究与教育主管,曾经在牛津大学做健康大数据研究)等一起前来参加,我们就教育话题交换不同见解,大家谈得津津有乐,我甚至愿意通宵达旦一直谈下去。

我们讨论的重点是西方苏格拉底教学和东方儒家教育的区别,坦白说,这次探讨丰富多彩,让人兴味盎然,我甚至觉得可以拓展成一篇博士论文。我们的核心观点是,传统上认为西方的学生善于质疑和推理,而中国的学生惯于听讲和死记硬背,这些是过于简单武断草率的判断。

当晚,范博士的见解尤其让我深感耳目一新。她对照比较了自己对中英两国学生不同的教育经验,认为在中国,人们普遍认可为了应付学校的各种考试,老师和家长需要不断的鞭策和敦促学生;而在英国,她发现人们特别不情愿对学生施加压力,因为他们担心这种做法会让孩子们焦虑不安。

根据我个人在普通公立学校读书的经验,事实确实如此,老师们很容易对孩子放松要求并妥协让步,因为他们总是认为孩子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而需要保护。

我必须承认,英国的教育有很多优秀的地方,我对此无比骄傲。无数优秀国际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把英国作为他们接受海外教育的首选目的地,这便是对英国教育质量的最好证明。

但对于英国教育,我担心的问题不在于牛津和剑桥精英教育方面,而是在普通教育中——人们不愿意鼓励孩子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去接受挑战。

现在我们正在观看在伦敦举办的世界田径锦标赛,运动员的拼搏精神让我们深为感动。几周前,雪琳和我一起去伦敦奥运场馆观看了世界残疾人田径锦标赛。你听说过有哪一个世界冠军不是每天被自我和教练不断鞭策着的离开舒适区去挑战自我?他们在自己擅长的运动项目上,不断突破、精益求精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就在几周前,我有幸与著名的残奥运动员安妮·奥库姆·斯特赖克在我们共同主办的一个活动进行交谈,她说成功的关键就在于每天争取不断地进步,而对于一名运动员来说,取得个人最好的成绩已是最伟大的成就。我当然赞同安妮的观点,也欣赏中国人鞭策子努力进取的教育理念。对于我而言,孩子们可以被鼓励去实现他们的每日个人最好成绩。这并不是我希望他们不快乐,而是因为我知道,当我们实现了自我突破和超越的时候,随之而来的影响会激励我们追寻更高的目标而使自己焕然一新,对每个孩子,我也如此真心希望着。

就好像要证实我的想法似的,我正好路过亚特莱特中学看到一个标志牌,上面写着:“这里是追求卓越和增强信心的起点”,我觉得“说得太对了”。这个标志牌统一了中英两种教育理念,完美地契合了双方的教育标准。它体现了在教育上平等的标准判断,有利于促进东西方思想和理念的交流与沟通——

让我们一起扬帆起航。

原文 / 麦克·贝茨勋爵

翻译 / 洪幸子、陈彩

翻译校对 / 梁珍

微信编辑 / 赵一凡

总校对 / 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