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omments icon【贝茨勋爵】徒步第17天(2017.08.05)——失而复得

 

今日徒步: 22.10 英里 / 35.57 公里

累计徒步: 224.70 英里 / 361.62 公里

今日募捐: 30.00 英镑 + 8550.00 

累计募捐: 6633.38 英镑 + 19811.66 

已经进入了徒步第三周,雪琳和我都感觉很有压力,雪琳有压力,是因为英伦同心慈善徒步筹款没有达标;而我的压力,则是因为完成第一阶段比预计行程晚了3天。有些压力可以迫使我们突破自我,但我可不是奥运长跑冠军莫·法拉赫,压力让他再夺桂冠,却令我丢三落四——我的眼镜、充电线都弄丢过,甚至连方向都搞错过好几回。然而最糟糕的事情发生在今天——我发现徒步的拐杖找不到了。

要是徒步理论家这会儿知道的话,便该说我不应该只带一根拐杖,而是应该再带一根备用。然而鉴于我现在“压力山大”,进入了“丢三落四”模式,即使有备用的估计也难逃丢失的命运。这可真是事态严重了,那根拐杖陪伴我走了至少4000英里/6500公里,是我可靠的伙伴。失去了它,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完成接下来的徒步。

雪琳和我认真回想一路上可能丢失手杖的地方,我们觉得有可能是在纽波特市西侧的蒙茅斯城堡路上的那家麦当劳。好在那里的距离不是太远,我们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去了那家麦当劳。到那里之后,我找经理露易说明了来意,她听完以后就去遗失物品办公室查看,不一会儿她出来了,手里举着我的拐杖。虽然我只和它分别了24小时,但那一刻我就像见到了一个久违老友一般感到无比激动。

我不由得想起加拿大传奇音乐家琼尼·米歇尔的歌《黄色出租车》,歌曲结尾这么唱道:

“不都是这样子吗 /直到失去时你才懂得珍惜它”

这可是真言妙理。总之,我很感激纽波特的麦当劳给了我和拐杖重聚的机会,我一定会倍加珍惜。

今天的徒步始于切普斯托南侧,结束于格洛斯特南一家闲适美丽的民宿小客栈。

今天一会儿阳光灿烂,一会儿细雨蒙蒙,在这样的天气里徒步是不错的了。只可惜是A48高速公路这一段可不是那么的诗情画意:来往的车辆风风火火,沿途既没有自行车道也没有人行道,还有接连不断蜿蜒起伏的丘陵与斜坡,走起来真的不轻松。

我在利德尼小镇停下来休息片刻,在卡普兰咖啡馆里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餐。在等待奶酪吐司时,我在网上匆匆浏览了一下关于这个小镇的信息。利德尼镇早期繁荣得益于这里的塞文河码头——煤炭、钢铁以及迪恩森林的木材资源等在这里来往。1588年,威廉·温特尔爵士——伊丽莎白女王一世时期的海军中将,他因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而获封授予利德尼庄园,此小镇繁荣发展。更重要的是,1962年,著名的甲壳虫乐队曾在利德尼镇政厅举办过音乐会。

我继续向前走,来到了塞文河沿岸另一个秀丽迷人、风景独特的城镇——纽纳姆。人行小径斜绕着经过圣彼得教区教堂的墓园,沿途可以欣赏到塞文河的壮丽美景。其中,一块墓碑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是为皇家海军威廉姆·格林宁矗立的,纪念他1814年在“毁灭华盛顿”袭击战中的卓越功勋。

在现代,提到英美之间的“特殊关系”,就会让人想起,当时强大的大英帝国对新生的美国不喜欢被另外一个国家掌控这样的想法不以为然。于是,美国得到了惩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辉煌的新首都,以及国会大厦、白宫等著名的建筑物都被英国人焚毁,美名其曰“给年轻的共和国人一个教训”。如今的周年纪念活动、或者像“滑铁卢之战”两百周年纪念活动上,英国外交部都希望这件事悄声息去,不要再被提起。

今天徒步有一个很完美的收尾,雪琳通过订购民宿网站爱彼迎(Airbnb)订了一家叫布莱克默的民宿,它坐落在纽纳姆外的教皇山。环境优美宁静,我们的女主人很热情,积极地帮助我们建议明天去伍斯特的徒步路线,且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周边区域可能感兴趣可做的事情——本来在我的徒步行程里只有洗澡、写日志、睡觉这样简单的日程安排。

原文 / 麦克·贝茨勋爵

翻译 / 洪幸子,陈彩

翻译校对 / 李敏杰

微信编辑 / 李念容

总校对 / 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