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omments icon【贝茨勋爵】徒步第16天(2017.08.04)——情忆威尔士

 

累计徒步:202.20 英里 / 326.90公里

今日募捐:100 英镑 + 11261.66元

累计募捐:6603.38 英镑 + 11261.66元

完成了从伦敦到卡迪夫的第一阶段徒步后,我们终于可以在纽波特市稍事歇息一天了。正好可以用这天来回顾一下我们在威尔士的所见所闻。每个国家和地区都存在一些让人特别印象深刻的记忆和特征,我的家乡英格兰东北部就有。于是我用以下这些“单词联想”,记录我所知道的这些威尔士特征和印象。

 

斯诺登山、汤姆·琼斯、煤炭、英式橄榄球、神秘博士(BBC在卡迪夫拍摄的剧集)和消防叔叔山姆、查尔斯王子(即威尔士亲王)、城堡、山谷、唱诗班(威尔士歌手阿尔•琼斯)、卫理公会(威尔士基督教大复兴运动)、音乐(威尔士国家艺术节)、竖琴、诗歌(狄兰·托马斯)、理查德·伯顿(演员)、水仙花、飞龙、大卫·劳合·乔治(前英国首相)、牧羊、假日、斯旺西英国车管局(申请驾驶执照的地方)、幽默(喜剧演员汤米·库伯和马克斯·博伊斯)。

 

像这样的词汇列表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可能会被指责为刻板印像。并且,如果这个博客还有除了我母亲和雪琳外的其他读者的话,那我就可能有点小麻烦了,有人会指责我遗漏了一些重要信息,例如马可尼的第一次远程无线电发射实验就是在威尔士成功进行的。当然这些词汇不过是捕捉了“千面威尔士”的冰山一角而已。

 

威尔士拥有大约三百万人口。自1536年《联合法案》通过后,威尔士就和英格兰正式缔联,密不可分了。甚至早在1216年,威尔士亲王的授予以及威尔士公国的成立,都是两地建立正式政治关系的渊源。威尔士是唯一一个不在英国国旗上用颜色代表自己的王国。

 

威尔士有自己的威尔士语,它在语言学上属于“P凯尔特语”,英格兰的坎伯兰语和法国的布列塔尼语也属于这个语支。但它又和爱尔兰和苏格兰的“Q凯尔特语”稍有不同。在威尔士,大约有20%的人口仍在使用威尔士语,毕竟语言是国家民族认同的重要组成部分。

 

现代威尔士的经济优势区域主要在南部,集中在纽波特、卡迪夫、布里真德和斯旺西之间的人口密集城市。越往北,城市化程度就越低,当地的学校开设威尔士语课,师生也用威尔士语交流。

 

恕我直言,在联合王国的四个国家中,我认为威尔士与英格兰之间,本就有着最紧密的联系。

 

卡迪夫是我最喜欢的英国城市之一。过去的二十年里,整座城市的发展,焕然一新,令人惊叹。环卡迪夫湾区的发展日新月异,让我不禁想起了我的家乡——盖茨黑德和纽卡斯尔近几年来的复兴和再开发。

 

我们选择了卡迪夫市的著名地标建筑——威尔士议会大厦作为我们这次2017英伦同心慈善徒步第一阶段结束地址。当我们抵达那里时,看到议会大厦外,一座巨型的罂粟花雕塑正在搭建之中,它将用来悼念无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奋勇牺牲的威尔士士兵。

 

超过27万威尔士士兵在一战中服役(占了当时20%以上的男性人口),其中3万5千士兵不幸牺牲。他们中的不少人倒在帕斯尚尔战役中,就在这周,查尔斯王子(威尔士亲王)前往比利时参加了帕斯尚尔战役的一百周年纪念活动。我不知道为什么有如此多的威尔士人自愿参军,可能是因为当时的首相戴维·劳合·乔治的个人魅力吧。无论什么原因,让如此多的年轻人牺牲在一场“无意义的战争”中,这是一场悲剧!

 

能回头思考一下我们走过的地方是很有意义的,毕竟反思的机会稍纵即逝。徒步中最大的好处就是你可以身临其境,慢慢地去体验一种文化,我多么希望我可以在威尔士逗留得更久些,可是曼切斯特已经在召唤我了,再加上雪琳安排了紧迫的行程计划,我不能有丝毫懈怠,迫不得已明天就要离开威尔士了,我将会带着这里的美好回忆继续向前:罗伯与黛的热情好客以及昨天那两个装修工人非凡的慷慨之举以及他们流着口水的斗牛犬(欲知详情,请阅读之前的博客)。

 

原文 / 麦克·贝茨勋爵

翻译 / 洪幸子,李敏杰

翻译校对 / 陈彩

微信编辑 / 赵超

总校对 / 雪琳